公眾號

時尚女孩用歌聲傳承鄂倫春文化

2020-03-10 來源:中國新聞網

身穿鄂倫春族長袍的謝微老師笑起來有甜甜的酒窩,眼睛彎成溫柔的形狀。她是地道的黑龍江人,一個時尚的女孩,而她卻說她的家在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多布庫爾獵民村。

這個小村有什么特別?常住人口不過199人,其中157位都是鄂倫春族。他們的祖輩,曾經世代生活在多布庫爾河流域,直到1951年告別游獵生活。這里是數量不多的鄂倫春族聚居點之一,而且村民們對這一點倍加珍視。

因為珍視,所以民族文化生生不息。依靠古老的鄂倫春文化,多布庫爾獵民村被列入“中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慕名而來者眾多。

去年三月,在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做藝術老師的謝微偶然被朋友帶來游玩。看到新奇的樺樹皮制品、毛皮服裝,聽到鄂倫春語的山歌、民謠……鄂倫春的魅力一下子就擊中了這個城市姑娘的心。

“我被鄂倫春族的獨特民族文化深深吸引,覺得這是一份寶藏。村里的孩子很怕生,連做自我介紹都嚇得哭。”回憶起初見鄂倫春時的感受,謝老師感慨道。

一來二去,一股沖動像春天的樺樹芽一樣在謝微心中滋長。“我從小就喜歡唱歌,我又是藝術老師,平常空閑時間比較多。我覺得應該帶著孩子們把鄂倫春的民族文化遺產傳承下去。”

沒幾天,和村里幾位干部一商量,謝微就搬到村里一間小屋。平時騎個電動車去鎮上上班,空閑時間就邊學習鄂倫春文化,邊義務帶村里的孩子唱鄂倫春族的歌。

鄂倫春族沒有文字,只有語言。老人都說,干活唱歌是鄂倫春族的特色。悠揚的老歌,既描述先輩的喜怒哀樂,也記錄日漸遠去的傳統生活。65歲的何平花老師是獵民村的歌唱家,《心心相印的人》《為鄂倫春舉杯》《高高的興安嶺》……一首一首,老人教得耐心,謝微一遍遍認真學著。

謝微自己學完新歌,就教孩子們。帶著他們吹鹿哨、吃漢堡、錄抖音。孩子們唱得開心,小謝也覺得滿足,“我每天和孩子們在一起。他們天真的笑臉,帶給我很多靈感。”

于是,在這個傳統的村子里,謝微組建了一個民族文化工作室。它的成員都是半大的孩子,大多只有六七歲。“我們都支持謝老師來這里教孩子們唱鄂倫春的歌。”多布庫爾獵民村村主任孟亞靜說,大家對謝微的義舉都十分支持。

今年大年初一,多布庫爾獵民村第一次自娛自樂辦起了“少兒春晚”,謝老師又義務做起了策劃與導演,還把錄像傳上了網。村里89歲的老人和6歲的孩子都上了臺,身著民族服裝大聲歌唱。

“少兒春晚”上,孩子們唱起一首《多布庫爾我的家》,這是謝微自己寫給多布庫爾的歌。歌里唱道:茫茫的林海環繞著多布庫爾我的家鄉/我愛我家鄉滿山的野花/我愛我家鄉泥土的芬芳/我愛我家鄉漫天的雪花/像我祖先的心靈一樣純樸善良……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