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號

百分之一的人生

2020-03-16 來源:深圳特區報

杜荀鶴《自敘》

酒甕琴書伴病身,熟諳時事樂于貧。

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

詩旨未能忘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無言處,白發吾唐一逸人。

杜荀鶴這一生,前面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活得卑微而有尊嚴。

只讀詩,不了解生平,是看不出杜荀鶴最后的百分之一的。

從他留下的大量名句可以看出,他是個極有才華的詩人:

遠山橫落日,歸鳥度平川。

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

半夜燈前十年事,一時和雨到心頭。

舉世盡從愁里老,誰人肯向死前閑。

還能夠看出,杜荀鶴不僅有才,還很有文人風骨。他嗜詩如命,終日苦吟,貧賤不移,曰“江湖苦吟士,天地最窮人”,曰“生應無輟日,死是不吟時”。他勉勵諸弟苦讀,曰“晝短夜長須強學,學成貧亦勝他貧”。

從這首《自敘》可以看出,杜荀鶴像是一生都在踐行“安貧樂道”這四個字。

不是一生,是一生的百分之九十九。

杜荀鶴曾經累舉進士不第,又隱居山中15年。好不容易登第,又趕上世亂,多年沒有合適的事做。

懷才不遇,是他的隱憂,也是隱患。

直到人生的百分之九十八,他還在守著他的“初心”。他終于有機會拜謁權傾天下的梁王朱溫,想得到引薦。那時朱溫還沒篡唐,人們對他還有幻想。杜荀鶴呈上十首《時世行》,想和梁王聊聊輕徭薄賦的事,展示一下他的抱負與才能。《時世行》現存兩首,其中一首《山中寡婦》是這樣的“夫因兵死守蓬茅,麻纻裙衫鬢發焦。桑柘廢來猶納稅,田園荒盡尚征苗。時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帶葉燒。任是深山更深處,也應無計避征徭。”

我腦補朱溫讀了詩后的反應,應該就是一聲冷笑吧。他把杜荀鶴晾在外面好多天,不說見也不說不見。后來有人勸杜荀鶴:“希前輩稍刪古風,即可進身,不然者虛老矣。”意思就是那詩得換換,不然沒戲。

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杜荀鶴不知進行了怎樣一番考慮。我再次腦補,應該就是“你高興就好”吧。于是他作了三十首“頌德詩”呈送梁王。接著梁王就高興了,讓杜荀鶴當了翰林學士、主客員外郎、知制誥。這就算進了中樞了。

眼看就抖起來了,可是沒過多久,杜荀鶴突然得了重病,一命嗚呼。

三十首“頌德詩”沒有一個字留到今天,只留下了一個抹不去的黑點。對他這最后百分之一的人生,又或者是百分之百的人生,有人作出了評價:壯志清名,中道而廢。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