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號

文化爭相“上線” 藝術紛紛“直播” “網上自救”的文化產業眾生相

2020-03-25 來源:中國新聞網

近來,各地相繼出臺扶持文化產業的政策方案。然而,處于休克狀態的文化產業想要復蘇,還是要靠自救。從疫情開始以來,電影院線、綜藝節目、實體書店,紛紛“上云觸網”,以求減少損失。新的節目形式讓觀眾們耳目一新,也推動了文化產業深層次的轉變。

一個多月后,回頭再看電影《囧媽》當初撤檔并在線上平臺免費首播,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了這一選擇的 “先見之明”。盡管因首開先河,《囧媽》的這一舉動曾引發爭議和質疑,但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鵝”事件持續,越來越多的文化產品“追隨”《囧媽》的腳步,從線下走到線上。

影院“上線”、綜藝“騰云”、書店、展覽開直播……一時間,大家紛紛“觸網”“上云”,文化產業呈現一派“網上自救”的眾生相。

影院“上線”

春節前后是收割票房的黃金檔。

據統計,2017年全國春節檔票房收入為33.8億元,2018年收入57億元,2019年為59億元。原本據業內估計,2020春節檔票房總收入為70億元左右。

然而,受到疫情不斷變化的影響,今年春節檔電影一片暗淡。大年初一票房總收入僅為181萬元,之后全國各地影院宣布休業,票房總計不超過千萬元。

此背景下,1月24日,原定于春節檔上映的電影《囧媽》宣布與線上平臺合作,大年初一全網免費獨播。開播幾天,《囧媽》線上播放量就超過6億。1月31日,原定于情人節上映的動作喜劇電影《肥龍過江》,也宣布在愛奇藝、騰訊視頻播放。更多的電影則選擇了撤檔。

比電影出品方更慘淡的則是影院。不僅春節前期的大幅投入打了水漂,甚至面臨生存危機。面對短期內疫情無法結束的現實和回籠資金的壓力,2月10以后,陸續有影院開始外賣配送,以消化為春節檔準備的食物。

“線上甩賣是迫不得已,年前影城囤了不少零食,一直擱置。食品有保質期,在開業時間不明朗的情況下,能處理一些是一些。這也是不是辦法的辦法。”北京一家影城經理告訴記者,這些收入相對于房租和人工成本來說只是杯水車薪,影院想要渡過難關,需要政府、物業等多方面出臺政策減免影院經營負擔。

綜藝“上云”

現場沒有一位觀眾,沒有一位嘉賓,只有舞臺上一塊孤獨的大屏,嘉賓通過投屏實現“云相見”……

這是一些知名綜藝節目“云錄制”播出后的場景。

疫情爆發后,大量綜藝節目錄制幾乎都因人員“無法到場”而停滯。通常,綜藝節目的儲備只有兩三期,加之恰逢春節長假,疫情蔓延導致長期停工,這對綜藝而言幾乎是休克式的打擊。

為此,許多綜藝節目不得已采用“云錄制”。所謂“云錄制”,即嘉賓在不能到達錄影棚的情況下,自行錄制視頻素材發給節目組,再由節目團隊“云制作”一檔完整的節目。如今,“云錄制”這個從未在綜藝節目生產中大規模使用過的方式,迅速在行業蔓延開來。

2月7日,湖南衛視率先上線《天天云時間》及《嘿!你在干嘛呢》;隨后,浙江衛視推出《我們宅一起》。網絡平臺方面,優酷力推《好好吃飯》《好好運動》,騰訊視頻上線《鵝宅好時光》,愛奇藝“宅家云綜”系列則涵蓋了《宅家點歌臺》《宅家運動會》《宅家猜猜猜》等多個題材。

“5個工作日讓節目從無到有”“立項到播出50小時”“籌備時間僅三天”“兩天讓觀眾看到節目”……非常時期,存貨不足的市場上,“云錄制”讓綜藝節目最短周期的紀錄多次刷新。

這種“云錄制”也讓觀眾感到新鮮感。“很多節目都是明星用手機拍攝的生活里的日常,既親切又新鮮。”一位觀眾表示。收視率也顯示,《天天云時間》及《我們宅一起》都曾位于當日綜藝節目收視率榜單前十。

“云綜藝天然就是直播,而直播自然帶來互動。”工業和信息化部互動媒體產業聯盟數字文化工作組組長、專家委委員包冉認為,在云綜藝模式下,綜藝沒有太多的預先考量,反而更真實。“這對整個行業來說是一次考驗,以往沒有這樣的場景來‘練兵’,可以說是疫情‘逼出來的嘗試’。”

業內人士同時認為,云綜藝只是“非常時期的非常之舉”。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傳媒研究中心秘書長、視頻節目創新研發專家冷凇坦言,“觀眾在消磨時間的前提下,會在一段時間內有獵奇圍觀,但等恢復常態化場景錄制之后,‘云錄制’很可能遇冷或停留在概念層面。”

藝術“直播”

除了電影、綜藝這類娛樂性較強的文化產品爭相“上線”外,一些更加“藝術性”的行業也開始謀求在“網上自救”。

3月1日下午,濟南泉城路新華書店就上演了一場直播活動。

這場名為“閆之有禮”與“閆講讀書會”的線上直播,書店“網紅員工”閆龍為觀眾推薦了8本新書薦書。

春節之后的開學季,原本是書店經營的黃金季,今年卻大多門可羅雀。以鐘書閣上海芮歐百貨店為例,這家平常客流量為2000多人的書店,“現在每天有20多位顧客,更慘的時候一天就5位顧客”。中宣部印刷發行局調研組2月25日發布的千家實體書店調研報告顯示,疫情導致全國九成受調查書店停業,四成書店預測,上半年收入將下降50%以上。

“這幾年實體書店雖止跌回升,但經營基礎脆弱,尤其是近幾年新開的店,還沒有找到有效的商業模式,經營未進入良性循環,抗壓能力弱,加上遭遇對實體消費零售行業沖擊最大的突發事件,會加劇危機與挑戰,尤其是中小型書店處境尤艱。”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長程三國擔憂,這次疫情很有可能對沖掉實體書店來之不易的復蘇成果。

面對嚴峻的形勢,更多的書店開始嘗試用直播來介紹書店、推薦圖書。據淘寶直播平臺消息,近日,鐘書閣、志達書店、麥家理想谷、中信書店、蒲蒲蘭繪本館等200多家知名書店集體變身淘寶直播間。

音樂會、展覽等也都紛紛放下藝術“高冷范”,“觸網”。微信小程序“云游敦煌”搶先體驗版足不出暢享敦煌文化之美;抖音聯合九大博物館推出“云游”活動;“線上音樂節”反響熱烈……

2019年年初,多部門聯合印發的《加大力度推動社會領域公共服務補短板強弱項提質量 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行動方案》提出,到2020年,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然而寒流不期而至,疫情之下,難以獨善其身。隨著疫情的持續,文化產業的這場自救也仍將延續。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