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號

熱點追蹤
走進“深外在線” 揭曉網課故事

4月21日,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市長陳如桂一行專程到深圳外國語學校,他們在檢查督導學校學生返校準備工作的同時,還詳細了解察看了學校開展線上教學的情況,并戴上耳機體驗。他們對深外打造富有“深外特色”的空中課堂等創新之舉給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

戰疫期間,深外高品質“云”課堂的精彩是怎樣打造出來的?讓我們一起看看吧!

教育戰疫中的“深外速度”和“深外質量”

大年初二,深外就組織召開了高三領導小組工作會議,超前謀劃,精準定位、精心設計疫情防控期間高三復習備考工作。會議確定選擇“全時云”為網絡教學平臺,并采用原有行政班為教學單位。1月30日,高三試行線上教學工作;2月22日,深外率先在全市進行網上“云考試”。

兩個多月的時間里,同學們居家上網課,教師轉型成“主播”,從停課不停學、不停教、不停研,再到德智體美勞五育并舉的線上校園系列活動,學校打出硬核教育戰疫“組合拳”,全校師生集結在最美“云課堂”,開啟了一場精彩高效的空中教學之旅。這一系列設計安排,為全市線上教學提供更為科學、更為實用、更為有效的范例,為“互聯網+”時代教學改革提供了“深外范式”,刷新了“深外質量”的新高度。在這背后,是深外教師不懈的教研創新和克服困難的敬業精神。

唯精:教研導航打造網課“智力引擎”

教輔資料有限、課上互動如何進行、課后效果如何反饋、考試如何開展……面對這些問題,大家心里都沒底。“不過,對于深外教師來說,只要地球不爆炸,教研就不停歇。”深外高中部英語科組長彭春華說。所有備課組都投入了線上與線下教學差別的研究,在課堂活動、師生互動、課堂把控、作業布置與批改、課后輔導等環節進行了探索與調整。

為了讓學生上好課,深外教師拼了,在線教學以來,教師的教研工作并沒有按下“暫停鍵”。深外龍華高中部數學科組長曾慶占說:“以前備課是一周一備,現在是一周兩到三次備課;一節線上課,教師要準備4案:導案、學案、教案、練案。”3月16日,深外的“青藍工程”“云”上課模式正式啟動,所有年輕教師都要上校內的公開課。秦思聰是2018年入職的新教師,和眾多新教師一樣,虛心在線上向老教師請教學習交流砥礪,希望少走彎路,實現快速成長。

唯實:凝心務實,攻堅克難

深外教師“敬業樂業”

疫情防控期間,深外教師不畏困難,心系學生,以更加飽滿的狀態、更加用心的投入、更加務實的擔當,彰顯深外教師的品牌力量。

困者不困,身處危地,被困疫情發生地區照樣不缺席

2月10日,當深外初中部語文教師彭珺潔知道17日即將線上開學時急壞了,“這可怎么辦,我被困湖北黃石,手邊沒有紙質教材,設備也有限。”今年春節,彭珺潔回到老家探親,誰知疫情突然發生。但她說:“即使有很多困難,我也會堅持下去,要以身作則,給學生立一個好榜樣。”彭珺潔的學生特別心疼她,偶爾批改作業時會突然看到學生寫的暖心話語:“老師您要注意安全。”每當看到這,彭珺潔都會心一笑,這就是當教師的甜蜜啊。

老者不老,教齡35年老教師,面對在線教學“沒怕”

今年57歲,教齡35年的高中部數學教師劉仲雄在得知自己要開展在線教學時很淡定,“雖然我是個老同志,但我相信,只要我多摸索多請教,搞定在線教學肯定沒問題”。為了弄清楚各個系統的操作流程,正式上課之前,劉仲雄當起了“學生”。“我跟我的同事一起,互相扮演學生,進入對方的‘云課室’,看對方操作是否流暢,聽對方講課還有什么問題。”劉仲雄說。

“有困難要克服,辦法總比困難多”,是深外一大批老教師的共識。

外者不外,千里萬里也不能阻擋外教上網課的熱情

這個寒假,外教們分布在全球各地,如何打破地域和時差的限制,確保外教能正常給學生上網課,這不僅考驗深外的管理協調能力,更考驗外教們的責任感。國際書院外教Tsegaw Netsanet是一名來自埃塞俄比亞的數學教師。受疫情影響,他自從回國后,一直無法返深,在線教學期間,他一直克服5個小時的時差堅守在一線教學課堂,每天平均4到5節,他最早的一節課在當地時間凌晨3時。特殊時期,Tsegaw Netsanet選擇與深外一起共克時艱。

國際部外教Bret Robinson負責組織管理二年級各項事務。受疫情影響,他無法回深,至今住在加拿大。那里比中國晚14個小時,有的課時安排在當地時間23時,有時還要兼顧各種會議,當地時間午夜才能上課。克服時差的外教們,也為線上教學的順利進行貢獻良多。

唯新:守正創新,五育并舉

深外課程“堂堂精彩”

即便線上教學,深外仍然堅持德智體美勞五育并舉,守正中有創新,每周為學生精心設計了在線美術、音樂、舞蹈、體育等課程,創造性地開設了“云”藝術節、美食節、科技節等線上活動,豐富了學生居家在線學習文化生活。

深外高中部創造性推出了“攜手戰疫情,我們一定贏”——青春戰“疫”抗疫情系列活動,分為宅家小廚修煉記的居家營養戰、宅家不宅身的室內運動戰、向逆行者致敬的溫暖珠璣戰、疫情下感動的抗疫光影戰、傳遞戰疫正能量的丹青巧手戰等五大特色板塊。

深外龍華高中部推出“食在深外2020美食街社會實踐活動”,高二(8)班趙玉彤自己制作的“蜜汁雞翅”獲得41276票支持,奪得高二年級第一名。深外初三年級體育組還針對初三學生的學習特點,定制了一系列室內運動項目,讓孩子學習和運動同步,身心和諧健康發展。

深外高中部高二(14)班潘彥博這段時間“火”了一把。他把自己在家練習羽毛球的過程錄制了下來,與墻對打、跳殺扣球……一系列酷炫的羽毛球動作配上《逆戰》動感熱血的音樂,讓他制作的視頻瞬間收獲了不少粉絲。另一位被激發學習興趣的“網紅”學生是初一(6)班易俐達,他自編、自導、自演并剪輯合成了很多視頻,獲得粉絲們紛紛點贊。

唯優:資源優質,名校名師

學生家長紛紛點贊

名校者,有名師之謂也。疫情防控期間,深外再次展現出名校的社會責任感,為滿足廣大學生“在家也能上深外”的愿望,精心策劃高一高二年級的系列課程,向全社會開展同步課程活動,受到了廣大學生和社會各界的追捧,點擊量超過1.7萬人次。

張同學是外校的一名高中生,他的初中同學就讀深外。“深外老師即使在網絡上都很認真地批改我同學的英語作文。我還聽過三節深外公開課,師生課堂互動交流很多,讓我非常羨慕。”王先生在假期也跟著孩子上了一堂深外公開課,他驚訝于深外周詳的安排,同時非常認可深外教師對孩子作業和測試的及時批改和反饋,“即便不能面對面教學,深外推出了這些舉措,我相信孩子的學習效果也不會打折扣”。

4月6日,深外高中部率先在全市舉行了線上“開放日”。學生在線上就能體驗深入淺出的云端課堂、干貨滿滿的專題講座、精彩紛呈的社團活動等。在體驗了云上校園以后,中考生小鵬決定全力以赴報考深外高中部:“通過這次線上開放日活動,我體驗到了深外學習氛圍非常優秀,堅定了我考深外的決心。”線上“開放日”全面立體呈現了深外這座國內名校的特質、特色和魅力,受到廣大學生及家長的歡迎,同步在線瀏覽人數超過4萬,成為疫情特殊時期了解深外高中部的最佳途徑。

2020-05-14
大鵬糧倉打造為主題博物館

記者昨日從大鵬所城文化旅游區獲悉,第八屆深港城市建筑雙城雙年展(深圳)(以下簡稱“深雙”)大鵬所城分展場落下帷幕。從2019年12月25日開幕以來共接待觀眾7萬余名,居本屆“深雙”9個分展場首位。

根據打造“永不落幕的雙年展”的目標,展覽結束后,華僑城將對大鵬所城分展場進行持續的空間升級和藝術介入。作為展場主展館的大鵬糧倉在保留傳統外觀的前提下,由深圳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團隊進行室內空間改造,展后將沿用其展示功能,打造成為大鵬所城內的主題博物館。

2020-05-07
深圳市作家協會副主席于愛成暢談深圳文學故事

深圳文學伴隨著這座年輕的移民城市度過了40個春秋。如今可能很少有人記得,深圳曾計劃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學之城”,事隔近10年,這項榮譽卻意外地花落南京。深圳市作家協會副主席兼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于愛成近日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暢談當年組織調研及申報“文學之城”故事,他對此項工作的繼續開展仍充滿信心。

于愛成迄今已出版《深圳,以小說之名》《新文學與舊傳統》《四重變奏》《狂歡季節》等學術專著,在《文藝爭鳴》《南方文壇》《文藝理論與批評》《文藝報》等報刊發表理論與批評文章數十篇。

記者:早在2011年初,黃樹森向廣東省政府提交議案,主張深圳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文學之城”,雖然有關方面對此作出積極反應與互動,但深圳申報“文學之城”最終未能如愿,確實令人遺憾。

于愛成:2010年底,黃樹森先生聽取了我關于深圳文學現狀及有關數據的匯報后,果斷以省政府參事的身份向廣東省政府提交了《關于深圳申請“文學之城”的建議》。黃樹森是資深文藝理論家、廣東省文藝評論界泰斗,從特區成立之初即密切關注并親身參與深圳若干重要文學活動,他的這項議案,經過將近一年的調查研究,多次與深圳市作協討論論證,調查深入,數據翔實,分析具體,提交后很快得到省領導批復。我當時曾為文化局提供了相關論證材料,但此事后來并未落實。

記者:英國愛丁堡、澳大利亞墨爾本和美國愛荷華是已知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學之城”,與它們相比,深圳有何可取的文學特色呢?

于愛成:愛丁堡第一個加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聯盟,被命名為“文學之都”,它提供設立布克獎等豐富的文學活動,正在尋求建造屬于自己的榮耀。墨爾本體現了文學在整個城市發展中的重要作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其“從多語言編輯的首創,到相關行業的蓬勃發展,再到面向不同群體的高質量教育方案及公共活動,無不展現出當地社區的文化多樣性”。愛荷華是美國中西部著名的大學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其“與文學有著驚人的淵源”,“經過漫長的積累,它已成為一個原創性寫作和文學閱讀的中心”。愛荷華城為促成文學氛圍、激勵文學寫作與交流,啟動了一系列戰略性機制,比如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與作家工作坊、愛荷華之夏寫作節等,它被看作規劃社區文化生態結構的絕佳范例,在通過文化創意產業推動小城市經濟與文化、社會發展方面具有高度的代表性。

看來,“文學之城”靠的并非大師和巨著,而更多著眼于城市文學特色。深圳文學特色鮮明、創作活躍、作者密集、文學生態完整,是當代民眾釋放出蓬勃創作熱情、創造力、想象力的文學之地,是人類通過文學觀察社會生活、描敘人生百態、觀照現實處境、思考歷史問題、探索心靈世界、尋找精神出路的文學之城。

記者:您認為深圳目前處于什么樣的文學地位?

于愛成:一座城市沒有大作家不等于沒有文學影響力,市民的參與熱情和城市文學創作的整體活力是重要判斷標準。深圳是全國最大的移民城市,擁有龐大的寫作群體、豐富的文學形態、活躍的網絡創作,以及有影響力的民間寫作和多樣的文學民刊,深圳人對文學的參與熱情,曾讓不少慕名而來的學者、作家感慨不已。我認為,深圳申報聯合國創意城市聯盟“文學之都”完全可行,也是可能的。

2020-04-28
“靜待花開”全國書畫名家作品邀請展亮相寶安


4月19日,“靜待花開”全國書畫名家作品邀請展在一雍美術館開展,本次展覽共邀請50余位全國書畫名家(包含寶安本土書畫家)攜50余幅精品參展。展覽旨在通過書畫傳遞戰疫正能量,鼓舞斗志,助力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并祝愿祖國春暖花開;同時,展覽構建全國藝術交流的平臺,促進寶安區文化藝術事業發展。

本次展覽名家云集,精品薈萃,展覽主題鮮明,品位高正,其中包括中國書協顧問、中山大學博士生導師陳永正,中國美協理事、廣東美協副主席陳政明,中國美協會員廖宗怡、盧小根、王璜生、王曉峰,中國書協原理事周志高,中國書協理事丘仕坤等名家的作品。此外,寶安知名本土書畫名家彭雙龍、官振彬的作品也在展覽之列。

區公共文化服務中心負責人表示,將以此次展覽為契機,大力創新公共文化服務的共建共享之路,創建和諧宜居的人文環境,向廣大市民群眾展現更多技術精湛的作品。據悉,本次展覽由寶安區公共文化服務中心主辦,一雍美術館承辦,寶安區美術館聯盟、普寧書院、普寧畫院協辦,展覽將持續到5月2日。

2020-04-21
廣東省各大專業畫院優秀作品齊聚深圳 “時代寫意”昨日開幕

4月12日,“時代寫意”首屆廣東大城市專業畫院學術邀請展暨學術年會(深圳站)在深圳畫院美術館舉行。本次展覽在大灣區的重要城市巡回展出,從佛山開始,經由東莞、廣州等到達深圳,將持續至5月5日。

本次學術年會及展覽包括學術研討、線下巡回展、線上推廣交流等環節,由佛山市藝術創作院·佛山畫院發起,嶺南畫院、深圳畫院、廣州畫院等單位共同主辦,廣東畫院等粵港澳大灣區五大著名畫院35位專業畫家的90余幅作品參與展覽。

本次展覽的參展藝術家大多數是歷屆大型美術展會的大獎獲得者,作品制作精良,功力深厚,畫風沉著,既具有較成熟的藝術創作語言,又具有守正創新的時代特色。大展充分展現了畫院專業群體應有的社會責任與擔當。而首屆學術年會的成功舉辦,意味著粵港澳大灣區各大城市文化交流的良好氛圍,及各大專業機構之間對話機制的初步建立。

2020-04-13
熱門新聞
深圳歌手劉莉旻演唱《情愿》上線 粵語版《一剪梅》火遍全網

5月10日晚8點,歌曲《情愿》在網易云音樂上線,這首歌也被稱為粵語版《一剪梅》。《情愿》剛剛上線就被平臺首頁力推,無數網友點擊傾聽,并留下了上千條評論。而這首歌的演唱者正是來自深圳的歌手劉莉旻,她昨日接受了深晚記者的采訪。

寫給現代人的《一剪梅》

前段時間,劉莉旻在音樂綜藝《我們的樂隊》中的一個表演片段走紅全網,僅在抖音平臺播放量就超過5000萬,全網播放量破億。視頻里,劉莉旻抱著一把吉他,輕輕地用粵語唱起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剪梅》。網友夸贊這段表演“神仙音色”,并且希望能聽到完整版。

后來,網易云音樂發起,特邀Beyond樂隊御用填詞人劉卓輝重新填詞,再次創作了全新版本的粵語版《一剪梅》,也就是新上線的《情愿》。劉卓輝表示:“對我來說《一剪梅》是一首老歌,但是劉莉旻的《情愿》則是一首新歌。填詞的時候,我更愿意用一種現代的思路,去復述這個經典的旋律。作為新人,劉莉旻的演繹更為這首老歌注入了無窮的新鮮活力。”

“為了這首歌,很多工作人員付出了艱辛努力。知名制作人鮑銳老師團隊為這首歌重新編曲,中國著名笛簫演奏家陳悅老師幫我們演奏。可以說這首歌傾注了很多人的心血,最后的成品我們也很滿意。”劉莉旻說,而她在演繹的時候也格外用心用情:“對我而言,《情愿》不僅僅是《一剪梅》的粵語版,更是一首結合了幾代創作者情意的新作。懷以最敬畏的態度,我用自己的理解,唱出這首《情愿》。”

深圳新一代歌手備受矚目

不需要過多華麗的技巧,娓娓道來的聲音已足夠打動人心。劉莉旻的音樂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魔力”,和她對音樂的細膩感觸密不可分,更離不開多年來音樂創作的積累。作為一個深圳土生土長的創作者,她一直堅持著粵語民謠創作。

2019年以來,劉莉旻開啟了“少女如春嬌”個人專場,“詩酒趁年華”全國巡演等,還登上江蘇衛視2020年跨年演唱會與謝霆鋒同臺。除《我們的樂隊》外,她還參與了芒果TV音樂紀實綜藝《現場人生》等。她還被提名HKAMF亞洲流行音樂“最佳新人獎”。深圳本土新生代音樂人的這位代表正被全國的歌迷所關注,許多人喜歡上這位“寶藏歌手”。

接下來,劉莉旻還將有一首全新單曲《面對》上線,這將是一首賽博朋克風格的單曲。同時她還在錄制一張全新的國語專輯,10首歌曲全部是個人原創。

作為深圳音樂人,劉莉旻也想為家鄉貢獻自己的力量。不久前,她在深圳市血液中心了解到了全市每年有多達25萬人自愿前來獻血,被這種無私奉獻、樂于助人的深圳精神深深打動,她希望近期可以寫一首歌,向這座城市的無名英雄表達敬意。


鹽田青年上了 央視《青春中國》

鹽田梅沙青年楊旭聰在青年節當天,上了央視的紀錄電影——《青春中國》。昨日,記者采訪了楊旭聰,聽他講述自己用行動守護梅沙這片綠水青山的青春故事。

楊旭聰是梅沙土生土長的本地人,2012年3月,在楊旭聰的倡議下,旨在維護區域海洋生態的梅沙海洋環保義工隊掛牌成立。他和幾位發小成為這支隊伍的主力。

每當夏季的周末和節假日,當市民涌向大梅沙親海戲水時,楊旭聰團隊則忙于打撈漂浮在海面的垃圾。假日過后,他們又忙碌于下海打撈沉入海底的垃圾。起初,義工隊只是開展簡單的海洋保潔工作,但隨著活動的開展和隊伍的壯大,他們逐漸擴大了業務范圍,注冊成立了海洋生態環保服務中心,業務覆蓋海洋保潔、海上救援、游泳培訓、海洋科普等方面。

近年來,以楊旭聰為帶頭人的海洋生態環保服務中心共出動船艇500多艘次、水手1000多人次、潛水員1500多人次,種植了10000多株珊瑚,清理珊瑚區海底垃圾7噸多,保育珊瑚海域2.5平方公里。

由于城市開發給環境帶來了壓力,珊瑚在上世紀90年代后期幾乎消失。在幾年前一次下海清潔海底垃圾活動中,楊旭聰團隊驚喜發現珊瑚群竟重現梅沙海底,種群數量比前些年有了顯著的增長。“珊瑚的重現是生態環境變化的一面鏡子。近年來,得益于政府對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視和環境保護力度的不斷加強,梅沙的珊瑚群在前幾年才慢慢開始恢復。”楊旭聰說。

楊旭聰知道,如果不及時采取保護措施,海底的珊瑚很有可能得而復失。于是,楊旭聰團隊開始聯手廣東省海洋大學,引入專業學術力量啟動珊瑚普查工作,為梅沙海域的珊瑚保育和海洋生態保護提供基礎的數據支撐。

珊瑚的成長周期極為緩慢,優良的水質只是基礎條件。于是,楊旭聰團隊近年來開始引入人工干預的方法,力求提升梅沙海域片區珊瑚的種植量,加快修護梅沙海域珊瑚生態系統。

第十一屆“美麗深圳”攝影大賽揭曉 抗疫攝影組照《逆行者》摘年度大獎

昨日,第十一屆“美麗深圳”攝影大賽獲獎作品展在深圳中心書城南區藝廊開幕,并以線上開幕形式揭曉所有獲獎作品。本屆大賽共評選出108件獲獎作品及優秀作品,《逆行者》組照獲得年度大獎,7件作品獲得最佳單項攝影獎,100件作品獲優秀作品稱號。深圳特區報攝影部、深圳市育星文化藝術有限公司、深圳老干部攝影創作俱樂部獲得最佳組織獎。

自2019年5月啟動以來,本屆大賽共收到10900件作品,參賽者中既有77歲高齡的老者,也有13歲的學生,既有深圳本地的攝影愛好者參賽,也吸引了大批市外人員參賽。大賽組委會邀請知名攝影家和媒體圖片總監擔任專家評委完成初評和復評工作。年度大獎作品《逆行者》組照由深圳特區報攝影記者何龍全程在武漢抗疫一線拍攝,畫面展現出深圳援鄂醫療隊白衣戰士逆行出征的勇毅品格和救死扶傷的奉獻精神,也體現出攝影師面對新冠病毒蔓延,不怕犧牲、沖鋒在前的斗志。

此外,最佳航拍類攝影獎《鵬城最美臉譜》、最佳人物肖像類攝影獎《戰士》、最佳風光類攝影獎《灣區朝霞》、最佳環境類攝影獎《木棉花開鳥兒鳴》、最佳抗疫類攝影獎《深圳灣口岸嚴控外防輸入》、最佳市民生活攝影類《送別》、最佳科技生活攝影類《“達·芬奇”上崗》等獲獎作品拍攝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之下,展現了深圳的城市面貌和市民精神。

“美麗深圳”攝影大賽創設于2010年,每年一屆。大賽由深圳市文明辦、深圳市文聯、深圳報業集團主辦,深圳廣電集團、深圳出版集團協辦,深圳市職業攝影協會承辦。大賽突出“全民參與”特色,發動廣大市民發現記錄城市自然、人文的美好瞬間,已成為廣大市民踴躍參與的品牌文化活動。記者從組委會獲悉,本屆大賽的獲獎作品展將持續展至5月25日,并將赴社區、企業、學校巡展。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